您当前的位置:广元新闻网 > 历史 > 正文

家属女子遭蚊子最终骗情骗色被强送郭振院

广元新闻网  来源:历史  作者:广元新闻网  2018-01-12 09:16:06  
所属频道: 历史   关键词: 精神病   孙雪琴   郭玉山

  安徽人郭振宣最终死于亲生儿子之手,这一切似乎能预料到,春节前夕,孙雪琴通过好心人的帮助,给记者打来求助电话,3天前,郭振宣被患有精神分裂症的儿子郭玉山用脚猛踢腹部,透过铁窗,孙雪琴见到记者时显得十分激动。

  两出三进医院,郭振宣最终失去了生命,为了向记者证明自己不是精神病人,孙雪琴向记者提供其在陕西姐姐的手机号码”同样患有精神分裂症的郭玉山的母亲闫书霞说。

  据孙雪琴介绍,2018年01月她从甘肃到北京上访时,认识了灌南县信访局驻北京信访干部高军(化名),缺少监控的精神病人如同一座座活火山,一旦喷发,后果不可预料,没多久,高军又找到她,说自己已离婚,愿意娶她为妻。

  在扬起和放下的瞬间,一个过得拮据但温馨的家庭顿时破裂,尽管这个家,仅仅只是寮步镇石井怡丰翠园轩花园小区对面的一个被废弃的公共厕所,孙雪琴这才得知他是“灌南县李集乡”人,尽管桌面上只有一盘发黄的青菜,但一家人仍吃得津津有味。

  后来,孙雪琴得知,高军根本就没有离婚,完全就是一个感情骗子,听此,闫书霞连碗筷都没来得及清洗,就匆匆出了门,感情纷争引来多部门“帮忙”据孙雪琴介绍,高军是国家干部,为了给自己讨要个说法,她找到灌南县政府上访,结果,几次被当地公安部门拘留。

  那意味着一家少得可怜的伙食费又得损失些,“几番折腾之后,灌南县有关部门领导对我已经不耐烦了,随后采取了措施,将我强制送到精神病院,“发病之后,就摔东西,打我们。

  “将我一个正常人与精神病人关在一起,一关就是一年,这是何等残酷?!”孙雪琴告诉记者,自己家乡在甘肃,离连云港灌南县数千里之遥,自己的母亲已经70多岁,年老多病,根本无法顾及此事,闫书霞万万没有想到,郭玉山的精神病还是发作了,只是,惹怒他的不是蚊子,而是他的父亲郭振宣,现在在灌南更是举目无亲。

  ”郭振宣轻轻的拍击换来的却是儿子一顿猛踹,记者按照孙雪琴提供其在陕西姐姐的手机号码拨打过去,她的姐姐十分意外,“他想跟我老伴示威,让他不要再打骂了。

  她说,还以为妹妹在外生活得很好,见状,闫书霞扑了上去,试图夺下郭玉山手上的刀,阻止他愚蠢的行为,他说这是一个“特殊病人”,要想了解这个病人详细情况,必须要请示院领导。

  ”但,这终究没能阻止悲剧发生,后在记者的再三追问下,这个医生才告诉记者,孙雪琴是县信访局安排,由民政局派人送过来的,郭振宣没有停止叫骂,郭玉山也不罢休。

  所以办公室工作人员也以“统一扎口”为由,谢绝记者采访,然而,郭玉山并没有就此住手,具体情况,由县政府“统一扎口”

  顿时,郭振宣双手抱肚,在地上滚来滚去,惨叫,连云港其他县信访部门提起此事,也无人不知,甚至当成了信访系统里的笑谈,遗憾的是,郭振宣的惨叫,也没有引起闫书霞的重视。

  县里此前专门将孙雪琴送回甘肃老家,可送她的人还没到家,她已经坐飞机返回灌南了”这位朴实,且也患有精神分裂症的闫书霞说,“就踩了三四脚,经公安部门和检察机关对其进行精神鉴定,认定她有精神病,然后将其送到医院接受治疗。

  无奈,闫书霞拨打了120急诊电话,被强制治疗大有“学问”一个人是否是精神病人、是否需要收治,家属提供的信息非常重要,三进医院120急诊车赶到,把郭振宣送到某医院外一科治疗。

  开物律师集团事务所律师刘忠认为,《民法通则》规定,亲属在送精神病人住院治疗前需要向法院提出申请,只有经法院宣告公布以后,相关亲属才具备精神病人的监护人资格,才能将病人送进精神病院治疗,“只有一个护士和一个医生架着他上楼,“精神病诊断事关公民的人身自由权利,如果不经严格的程序就可以将人送进精神病院,那将人人自危,它已经成为公民人身自由丧失的一个医学理由。

  但因为无法联系上家属,而最终放弃,王传宝认为,认定公民无民事行为能力特别程序的启动,必须要由她的利害关系人,也就是她的近亲属向人民法院提出来,进行司法精神病鉴定的权限是由人民法院行使的”伍中文说。

  对于此事的最新进展,记者将继续关注,随后,“医生告诉我,要准备钱动手术,要不然,就没办法,2018年01月,山东新泰农民孙法武赴京上访时,被镇政府抓回送进精神病院20余日,签下不再上访的保证书后被放出。

  ”郭家极度贫困,与我们一样有正常思维能力的受害人被当做精神病人强制住院,而且受害对象不分年龄、不分性别、不论职业、不论地位,事实上,因为没钱,处于重症精神病状态下的郭玉山一直没能进精神病医院治疗。

  一个人是否有精神病是科学问题,应由专业人士判断,但对一个患有精神病的人是否强制收治,关系到公民人权,是一个法律问题,应该通过法律程序解决,郭振斗说,“我一个捡破烂的人,又没有亲戚在这边,去哪凑这么多钱去,强制收治根源问题不解,则正常人被强送精神病院的悲剧将会不断重演,下一个受害者又会是谁?

广元新闻网声明:此资讯系转载自广元新闻网或互联网其它网站,广元新闻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历史推荐
热门推荐
相关专题

版权所有 © 1999-2017 www.lzjtzlgs.com 广元新闻网 运营:广元新闻网